首页 >> 哲学 >> 哲学热点
命途多舛:中国中古道教解脱之寻求
2019年11月01日 16:55 来源: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学系网站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傅飞岚]2019年10月16日,法国远东学院道教史讲座教授、铭文与美文学院院士及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傅飞岚应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学系、北京大学宗教文化研究院、北京大学道家文化研究中心的邀請,于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做了题为“命途多舛:中国中古道教解脱之寻求”的讲座。傅飞岚教授旨在向中国学界介绍其同名新著“Imperiled Destinies—— The Daoist Quest for Deliverance in Medieval China”。北京大学哲学系程乐松教授担任主持人,北京大学王宗昱教授担任评议人,来自北京多所高校的老师和同学和道教界同仁们一起聆听讲座并参与了讨论。

 

  一、负债与救赎——从《赤松子章历》入手

  傅飞岚教授首先引用了一段《赤松子章历》中道士为信徒新亡的先人举行度亡仪式时念诵的《开通道路章》的一段引入讨论:

  恐在世之日,杀害众生,伤损物命,繋闭三途,未蒙解脱,罔知作何功徳,拔赎幽关。伏闻太上大道有解拔之科,济度亡魂之法,谨赍法信,献五方灵官,荐拔亡人魂魄,开通道路。

  亡魂在这一段中被描绘为被幽禁在冥途,等待着生人为其祝祷及献上信物。傅飞岚教授针对这篇简单的章文提出一些问题,并尝试在《命途多舛》这书中进行解答:

  第一,负债的本质是甚么?与中国传统思想一致,道教也是因果论的,即认为人的行为道德质素会对自身产生影响。随着佛教传入中国,这一原则更扩展为因果报应的业报观。同时,正如章文的作者指出,任何业报的具体根源是隐藏的,虽然可以通过占卜或借助灵媒来追查,但其答案充其量只是试探性的。

  第二,使用哪些仪式以求摆脱厄运?上章的方法和仪式随时代的推移而演化。相比起作为祈请礼仪典范的上章仪式,整理灵宝经目和仪式的陆修静所制定的斋仪更内化了摆脱厄运的要求,强调绝尘、清素、洁净;献信物在救赎过程中占有重要的位置。

  第三,集体命运模式是如何形成的?在《开通道路章》中,仪式的受益人不单单是亡者本身,还同时包括其亲属。仪式的受益者可以是个人或团体(即家庭、社群或国家)。在道教的救赎仪式中,同一群体的受益人通常也共同承担集体责任。

  第四,谁人参与了救赎过程?他们的角色是甚么?在坛场内,有三组角色相对:信士(清心信向之士,仪式的赞助者和受益者)、道士(又称为师,主持仪式)和神明(神圣的命运裁决者)。除了沉默且看不见的神明外,其他角色都由科仪本议定。道士也是书章人,负责起草、抄写、发送和存档章文。道士作为仪式的表演者,他通过祈禳和献信物来打动神明以获得代表命运的力量。

  第五,除了探究道教宗教实践背后的焦虑外,我们还能了解中古道教对“人”的理解,以及“人”面对命运可掌控的程度。人的存在从出生起便被从过去承担下来的罪恶所抵押。人生在世又意味着不能避免地增加最初的罪债,这反过来又导致在这个世界的痛苦和不幸、寿命减少,以及一个不利的来生。为了赎命,祈求者信赖仪式的效力、圣物的拯救能力,或是功德及献供的行为。

  二、根、报、赎、解——从萦绕到解脱的模式

  在列举了以上基本问题后,傅飞岚教授对中国的报应和拔赎的隐喻模式进行了分类说明。傅飞岚教授认为尽管对中古道士来说,可见和不可见的领域是相互共鸣和交流的,但是精神世界却无法靠感官知觉和理性全然通达。而隐喻就像神话一样,是连接两个领域的不可或缺工具。中国报应及拔赎的隐喻模式通常借鉴了司法、朝廷和行政用语;另一个中国的罪责的概念植根于自然环境和时空相关的禁忌限制。这些隐喻的主要模式有朝廷和行政模式、司法模式、财务及经济模式和法术模式。傅飞岚教授尤其强调了“解结”的概念,他认为“解结”不仅表示“驱邪”,也用于表示试图免除罪责、解决萦缠,以及其他因干犯禁忌和诅咒引发的脱离灾难命运的仪式。因负债累累而使命运受碍被道士们描绘为受绑或陷入网罗;而佛教的“出缠”是类似的道德概念,表达从束缚中解脱。道德纠葛的束缚隐喻在其他宗教也是一个常见的概念,例如《圣经》中的拉撤路在画像中描绘为在坟墓里包裹着绷带,隐喻他正从“死亡的束缚”中被解放出来。这种萦缠隐喻要从死亡世界中获得解脱便需要赎罪。

  傅飞岚教授又给大家展示了从萦缠到解脱步骤的术语:

  根:个人过失(如罪、违反规则、干犯禁忌)、接触邪秽(例如邪、疰气、星灾或死者的秽气)、亏欠(包括从祖先承负下来的罪,以及人因缘受生下来的罪债)。

  报:束缚(即监禁、劳役、“萦缠”)、厄运(从灾殃到厄难,还有一些小的磨难)、失去生机(疾病、夭折)、控诉(考召、谴责)、降谪(再生为畜生或至地狱受苦)。

  赎:礼物(信物)、补偿、禁欲、洁净、恳求、奉献或感恩。实质物品、赞颂,或忏罪行为等方式都可以用来赎罪。

  解:解放(作为萦缠或厄运的解决方案)、保护(对应失去生机),或(自控诉中)赦罪,最终达到“超升”,与降谪的果报相反。

  以上四项表明了一个因果顺序:由于“根”,人的命运逐渐被“报”所牵连。而救赎的逻辑试图以相反的方式摆脱因果链:一旦“赎”还罪债,便消除了罪“根”,“解”除了“报”的影响。要挽救人的命运,便要买回错误的结果,即是赔偿其中所产生的负债。其中献信物是救赎过程的核心。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